主页 > 801444.com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五年没卖苗的老沈发现自己拥有了一座“金矿”

发布日期:2019-07-16 04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5年前,老沈在家乡桐乡市石门镇包了500亩土地,种了三杉(水杉、池杉、落羽杉)、榉树、黄山栾树和紫薇。在不远处的含山脚下,他辟了一片葡萄园,挖了一块鱼塘,种上瓜豆,养上鸡鸭,搭一个小院,取了个简单直白的名字——“桐乡市河山山下生态农庄”。就这样开始了庄主生活。

  他其实没想太多,干了多年实业,通宵达旦地喝酒谈生意,剪不断理还乱的人际关系,感觉累了,想歇一歇。石门这几年的苗木搞得蛮好,他自己也喜欢树,请了当地有威望的苗木经纪人朋友当参谋,选地、挑品种、买苗、种树,500亩苗圃就这么一气呵成地完工了。

  那是2013年,苗木市场依旧延续着热度,很多外来资本疯狂的投入苗圃,动辄数百上千万的资金投入,一扩再扩的苗圃规模。然而当时没有人知道,迎接他们的,是一个转瞬既至的巨大拐点,随之而来的,是长达4年的低谷。

  老沈并不知道市场会怎么走,他只认一件事,小苗他不搞,周期短、利润薄、费人工,太麻烦。他喜欢种大树,想想这些小苗要长大成树,怎么得也得5年,于是他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,自己苗圃里的苗,没有5到8年时间绝不出圃。

  这个决定让他在五年里持续砸进去700万,并且在低潮期饱受同行朋友的质疑。却让他笑到了最后。

  在低谷期,很多苗木的价格一落千丈,但三杉的行情却非常稳定。因为抗风、耐盐碱、耐水性好、适应性强、生长速度快等诸多优势,被广泛应用于湿地、滩涂、河道边、道路防护林等区域。尤其在湿地和湖泊边,高大挺拔的三杉营造出的天际线,成为一道必不可少的风景。

  而榉树、朴树、黄山栾树、无患子等高大的色叶乔木,又在近年来备受青睐,在从绿化到彩化的城市景观提升中,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。近两年来大规格普遍缺货的现实,又给它们无形中提高了身价。

  还有紫薇,虽然市场存量极大,但老沈种得又和别人不一样。当初种下去的小苗参差不齐,老沈看着闹心,统统从底上杀头,重头来过。如今都长成了清一水的丛生苗,恰好迎合了丛生苗的热潮。在老沈的农庄里,他将两株丛生紫薇拼成一株,枝条丰满,形态自然,比那些用单杆紫薇拼起来的丛生苗漂亮地多,瞬间高大上。

  因为一开始就想种成大苗,老沈的苗种得就比别人稀。前几年到处在喊要稀植,搞精品,老沈只用笑笑打个盹。稀植让树冠得到了充足的生长空间,所以老沈的苗比别人的冠幅大,样子美。

  还有他独特的分区种植方式,也值得细书一笔。三杉耐水,所以种得较低,挖出来的土隆在旁边,用来种榉树和紫薇。所以老沈的苗圃是一片三杉、一行榉树、一片紫薇、一行榉树,再一片三杉……这样一直循环往复。榉树有了充足的生长空间,紫薇得到了养分,三杉也得以在适宜的环境里生长,阳光、空间、营养、水分,三种苗木各取所需,茁壮成长。

  时间来到2017年,沉入谷底的行情仍不见头,小苗卖不动,很多人砍了当柴烧。而几年前来石门大肆投资苗圃的外地老板,大多步履维艰,一边是苗圃里持续的高昂投入,一边是极低的价格和虚弱的市场,资金链断裂的后果让他们只能选择低价抛售,甚至是弃圃而走。

  老沈依旧每日在园子里喝酒吃豆,离当初定的小目标还有一年,他不急。除了抽稀一部分苗木之外,当初种下的葡萄园效益不好,他也一口气全改成了苗圃。

  从17年底到18年初,随着生态建设的持续推进,城镇建设、乡村振兴、生态修复……一大批工程接踵上马,苗木行情也开始持续向好。价格的回升也带来了市场的复兴,大规格精品苗木成了工程方争相采购的香饽饽,小苗市场也迎来了行情的升温。熬过了寒冬的苗农们终于舒一口气,每天从石门发车的苗也越来越多。

  10-12的榉树、7-10的黄山栾树、4-5的三杉,还有朴树、无患子和一批丛生紫薇。隔一棵卖一棵,剩下的再种它两到三年。

  树长到这个时候,正是增值最快的时候,苗圃里再留半年,也许就从800涨到2000,再长两年,可能就要6000一棵了。

  而五年里,除了每天到苗圃里指导养护,老沈几乎都呆在他的农庄里,喝点小酒,享受慢下来的生活。

  我们去的那天,中午的阳光稍浓,树荫下吹起了凉风。望着不远处的含山,老沈剥完最后一只龙虾,开始哼起了调调。他微醺的脚步在庄园里来回晃动,像要唱一出逍遥大戏。